无极4

对印自卫反击战:解放军55年前是怎么打服印度的,亲历的老兵告诉你!

“那个时候我们喝冰水,吃炒面(炒制面粉,当时解放军的主要干粮)。现在不少年轻人吃不了苦,动不动以钱说事。重温那段历史,我希望之前那种坚定的爱国主义精神、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和吃苦耐劳精神能得到传扬”,韩学润谈起他写这部剧本的初衷时这样说。

那场战争留下的记忆对于老兵们来说刻骨铭心。海拔最低3000米、最高5700米,平均气温零下20摄氏度、最低零下38摄氏度……有关那场战争的很多数据,陈群耕倒背如流。1962年10月的一天,参军入伍已一年有余的陈群耕正在青海湖附近和战友们一起收割青稞,突然接到上级命令,数千名军人连夜返回西宁东郊驻地,带上干粮装备,随即向战场出发。那年陈群耕正好18岁。

他们都义无反顾,55师共7746人,625辆车,日夜兼程,陆续赶赴战场。不少士兵因为不能上战场情绪有些低落,被命令留下看守营地的士兵纷纷写血书,要求上前线。 由于车辆不够,当地政府发动所有的民用车辆加入运送士兵的队伍。车辆有的盖着帆布,有的直接敞篷。陈群耕回忆说,为防止脚趾被冻伤,他们每坐两小时车,就下车跟着车子跑20分钟。由于车况、路况等问题,不少路段他们都得靠两条腿和两只手。

5.jpg

1962年解放军进藏途中休息。

6.jpg

陈群耕所在的班的士兵合影。

  叶宏亮还记得他们过五道梁和唐古拉山时的惊险。有句俗语叫“上了五道梁,喊爹又喊娘”。由于正值严冬,高寒缺氧,寒风刺骨,呵气成冰,在翻越这些险境时,不少装备都得靠人扛,靠人背。一些战士因缺氧等原因再也没有醒来。

从西宁经拉萨,20多天后他们终于到达中印边界前线阵地。沿途几乎所有成年藏民同胞都被发动参与修路。工兵团和推土机在前面开路,藏民在后面平路。“印度原以为我们至少需要一年时间疏通到喜马拉雅山的公路,而我们只花费了半个月。最后打得他们措手不及。”陈群耕说。

据叶宏亮回忆,在高海拔地区战友们都被告诫少活动、不能剧烈活动,但为了抢占先机,很多士兵都是跑步走。在一次围剿印军的行动中,他们营有两名战士因高山反应引发急性肺、脑水肿而牺牲。

在叶宏亮看来,印军装备比解放军的好。“我们大多用的是朝鲜战争时的武器,甚至解放战争时用的。印军用的是苏联、英国支持的武器。他们的是半自动或者自动,而我们的枪还是53式步骑枪,打一枪得再扣一下扳机。当时11师已经换了56式半自动步枪,我们55师1963年才换。”

“印度的75炮是固定在吉普车上的,我们的75炮是人扛的;他们吃的是罐头,有荤的有素的,我们吃的是炒面。他们一人有一块毛毯,干部有睡袋;我们盖的是棉褥子。”叶宏亮说,“在缴获的物资中,我人生中第一次看到了半导体收音机,在海拔那么高的地方竟然还能收听节目,当时真觉得开了眼界。”

7.jpg

1962年11月,印军军官实地勘察评估战争形势。

  中国给世界“上了一课”

这场较量,最终以印军被重创结束。叶宏亮对环环说,解放军高昂的斗志、顽强的作战作风以及保家卫国的信念,是对方无法比的。 “我们都很年轻,他们不少兵都四五十岁了。他们是雇佣兵,在不可取胜的情况下可以自行撤退或逃跑;我们哪怕是一个人,也要坚持到最后,绝不退缩。”

8.jpg

1962年战争中的中印士兵。

  按照规定,印度的俘虏都获得优待。据韩学润回忆,吃的喝的,连抽的烟以及慰问演出,都尽量满足他们的需要。一些逃到深山的印度士兵看到后,主动出来投靠。

战后,中国释放所有俘虏,退还了缴获的大量武器装备。据军旅作家金辉采写、1995年出版的《xz墨脱的诱惑》一书记载,中方将这些装备修好、汽车加满油、武器擦干净后,全部还给了印度。

无极4原创译文,禁止转载!:首页 > 中印战争 » 对印自卫反击战:解放军55年前是怎么打服印度的,亲历的老兵告诉你!

()
分享到: